<legend id="sqecx"></legend>
    <legend id="sqecx"></legend>
    <optgroup id="sqecx"><li id="sqecx"><source id="sqecx"></source></li></optgroup>

  1. <span id="sqecx"><blockquote id="sqecx"><nav id="sqecx"></nav></blockquote></span>

    中國社區醫師官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維權 >

    北京首例醫療事故罪審理引發業界關注

    時間:2015-11-26 15:42來源:原創 作者:劉曄 點擊:
    2014 年 11 月 24 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許峰被控涉嫌醫療事故罪的案件,與該案相關的診療及搶救過程一并公之于眾,法院當庭沒有宣判,此案


    20141124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許峰被控涉嫌醫療事故罪的案件,與該案相關的診療及搶救過程一并公之于眾,法院當庭沒有宣判,此案在醫療界引起極大關注。

     

    依據《刑法》相關規定,醫療事故罪是指醫務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就診人死亡或者嚴重損害人身健康的,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在司法實踐中,醫療事故罪的應用十分少見,以至于有媒體在報道中稱本案為“北京首例”。許峰在當時的診療救治中到底有沒有“嚴重不負責任”,相信法院會有公正的判決。

     

    案情回顧

     

    陳某,43歲,女,2006年查出腎衰竭后,一直進行透析治療。

     

    2011622日,陳某入住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胃腸外科,被診斷為“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甲狀腺結節,慢性腎功能不全尿毒癥期,維持性血液透析”。624日,許峰為陳某做了甲狀旁腺摘除術。手術病程記錄寫道:“手術過程順利,出血少,術中檢測血鈣穩定,術后給予靜脈補鈣治療?!?span>3天后,由于外科病床緊張,陳某被轉入腎內科繼續治療。至此,陳某病情基本穩定。

     

    629100許,陳某感覺頸部手術部位有點痛,按下了病床前的呼叫按鈕。120,腎內科值班醫生撥通了外科的電話,要求前來會診。許峰稱,自己當時在本院參加急診會診,指派實習醫生張鑫前去處置。

     

    140,張鑫來到陳某病床前,經過檢查后,給了陳某一片止痛片。245,陳某頸部疼痛加重,腎內科再次要求外科值班醫師會診。300,張鑫再次來到病床前,建議陳某做B超檢查。350,做完B超的陳某被推回病房后,突發窒息,呼吸運動消失,意識喪失。357,許峰為陳某行床旁切開手術清除血腫。410,麻醉科行床旁氣管插管,后又經呼吸機輔助呼吸,隨后陳某被送入ICU。45天后,814日,陳某因搶救無效死亡。

     

    陳某死亡后,其丈夫徐某到公安機關報案,要求立案被駁回。201268日,北京市西城區醫學會鑒定報告認為,醫方對頸部血腫的判斷和處理不及時,是導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結論為,陳某病例構成一級甲等醫療事故,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承擔完全責任。

     

    2012828日,北京醫學會出具了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認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在診治過程中存在過失,一是讓僅取得醫師資格證、沒有取得執業醫師證的人員獨自會診,違反了《醫院工作制度》關于會診制度的有關規定。二是對患者頸部手術區域血腫壓迫氣管導致的窒息救治不力,且救治不力與患者最終死亡之間存在因果關系,是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另外,術后患者第5天出現頸部手術區域血腫,屬罕見病例,患者存在“慢性腎功能不全尿毒癥期、繼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等多種基礎疾病,上述因素與患者最終死亡有一定關系。最終鑒定結論:“本病例屬于一級甲等醫療事故,院方負有主要責任?!彪S后徐某將材料遞交檢察院,北京市西城區公安分局以醫療事故罪立案。


    辯論焦點

     

    >>> 許峰是否嚴重不負責任

     

    庭審中,控辯雙方的爭論焦點在于許峰是否嚴重不負責任。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許峰在2011629100-300許,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普外科值班期間,因嚴重不負責任導致患者陳某不治身亡。而辯護方則提出,許峰在事發當晚對陳某的治療不存在嚴重不負責任的行為。

     

    2008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出臺《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明確醫務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就診人死亡或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應予立案追訴。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嚴重不負責任”:①擅離職守的;②無正當理由拒絕對危急就診人實行必要的醫療救治的;③未經批準擅自開展試驗性醫療的;④嚴重違反查對、復核制度的;⑤使用未經批準使用的藥品、消毒藥劑、醫療器械的;⑥嚴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及有明確規定的診療技術規范、常規的;⑦其他嚴重不負責任的情形。

     

    辯護方認為,根據以上規定,許峰的診療行為及過程不存在與上述情形相同的情況,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許峰在診療過程中存在上述規定中的嚴重不負責任的情形。許峰對本案患者診療過程中,知識、能力、經驗存在一定不足,但不應該承擔刑責。從主觀上來說,許峰對患者陳某病情的判斷存在一定過失,但這種過失應為一般性過失,并非重大過失,只有存在重大業務過失才能構成醫療事故罪。

     

    >>> 適用醫療事故罪應慎之再慎

     

    據中國醫師協會法律事務部負責人鄧利強介紹,《刑法》過去沒有醫療事故罪,當時醫生的身份是國家干部(技術干部)。因醫療行為的嚴重過失導致患者死亡或者嚴重殘疾,如果要追究刑事責任的話一般比照重大責任事故罪或玩忽職守罪定罪量刑。

     

    鄧利強指出,1987629日實施的《醫療事故處理辦法》,把醫療事故分為技術事故和責任事故。責任事故是指醫務人員因違反規章制度、診療護理常規等失職行為所致的事故。按照司法機關的一般規則,醫生的行為被鑒定成責任事故且造成患者嚴重殘疾或死亡的,方考慮追究醫生的刑事責任。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醫患之間的互信和患者對自身權益的覺醒程度,導致很少有醫生被追究刑事責任。

     

    1997年《刑法》修訂過程中,是否將醫療事故入刑存在一定的爭議。一種觀點認為,醫生不應在履行職務的過程中面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另一種觀點認為,如果不對嚴重不負責任造成患者生命健康權嚴重損害的醫生追究刑事責任,將導致患者生命健康權得不到保障。最終,《刑法》將醫生嚴重不負責任導致患者生命健康權受到嚴重侵害的情形定為醫療事故罪。需要指出的是,立法機構將醫療事故的最高刑罰定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可見對醫療行為的職務過失犯罪還是秉持寬容的態度。

     

    北京大學醫學部衛生法教研室主任王岳教授認為,司法實踐中醫療事故罪適用不多,表明了我國對于醫療事故入罪的謹慎。由于醫學的專業程度和復雜程度有增無減,醫療行業存在著極大的風險,如果入罪門檻過低,可能會導致醫生采取保守執業和防御性治療規避風險,最終也將不利于疾病的治療。

     

    王岳提出,不應該追求醫療事故“去刑化”或“除罪化”,而是期盼醫療事故刑責合理化,平衡好醫患雙方的權益與風險,合理區分醫療事故的刑事、民事性質,既為患者搭建理性的維權平臺,又保障醫生的合法權益。根據網絡內容編輯整理)

     

    關于醫療事故罪的再認識

     

    上海市海上律師事務所     劉曄

     

    醫療事故罪與其他類型侵害公民人身權利犯罪在主觀犯意上的最大不同是,醫療事故罪的主觀犯意為嚴重不負責任。這有兩層含義,一是醫療事故罪系過失犯罪,凡故意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或生命的,應以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追究,而不是追究醫療事故罪;二是過失應達到嚴重不負責任的程度,否則只是一般的醫療事故或醫療損害,侵害人僅承擔造成醫療事故或醫療損害的民事賠償責任或行政責任,而不必承擔刑事責任。

     

    他認為,“嚴重不負責任”,從理論上可以借鑒民法上的“重大過失”概念。所謂重大過失,對于一名專業人士比如醫生而言,指其不僅違反了作為一定級別的專業醫生所應有的注意義務,還違反了作為一名普通醫生的注意義務,更違反了作為一名普通理性人的注意義務。比如將左側腎結石開成右側,其違反的就不僅是一名普通醫生的注意義務,更違反了一名普通理性人的注意義務,即構成民法上的重大過失,亦屬于《刑法》上的嚴重不負責任。

     

    從實踐上可參照醫療事故或醫療損害鑒定結論。如果鑒定結論中的責任程度是主要或全部責任,或過錯參與度>80%,可以考慮構成嚴重不負責任。在我國醫學會醫療事故鑒定的實踐中,多數情形下,參與鑒定的醫學專家是將當事醫生的主觀過錯程度作為判斷責任大小的重要依據,因此以醫學會的“構成主要責任或全部責任”的鑒定結論作為判斷當事醫生主觀過錯程度的證據,具有相當高的實踐價值。


    (責任編輯:admin)
    分享到: 更多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法律維權
    推薦內容
    免费费很色视频大片_国语自产拍大学生在线观看_噜噜影院_大胸美女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